微信公众号:楚氏奕舟。文字如血液,行走如灵魂。向往温暖的疯子。

关于

病人

好久没有写过字了。

我看着自己这几天突然又疯狂起来,带着压抑的情绪歇斯底里,难以平息。我用了许多方法去缓解,这一次却全都无效。

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,有一种格外凄凉的味道。真可怕,我以为我早已摆脱了悲观主义,才发现它是长在我骨子里的。真可怕,我活着,并且活得很好,却还是要承受内心消散不开的空虚。巨大的空白摆在我面前,慢慢靠近我,吞掉我的脚,我的心,吞掉我。

此刻我握紧一支笔,像是抓紧我的救命稻草。我时常惊恐得像个孩子,时常发狂得像个疯子。我病了,却不敢对外宣布。我病了,可还得活着。

曾经有段日子我把一支笔放在枕头下,让它日夜不离我。在这个世界面前我一直都异常胆怯,我怕,是真的怕,我害怕活着。

有太多我无法承受的东西,有太多我难以面对的东西,逃,是我自始自终的想法。我曾经差一点就成功了,差一点就永远逃掉了。可是我没有,我以为我已经完完全全学会活着了,学会怎样像个正常人,学会不痛苦不害怕,但是我现在清清楚楚地明白,我没有,我永远也无法放弃对“活着”的无名恐惧。

我得依靠另一种方式去活着。我过不了普通的活人的日子,我辗转反侧怎么也活不了。我多像个病人,我就是个病人。一边服药,一边饮鸠。我不是“活人”,是“活物”,我想做一个“活物”,以物的形式存在着,简单,疯狂,炙热。

一个病人,一个重病却不会死的人,在病发后的这一秒,写在病发前的这一秒。


 
评论

© 楚奕舟 | Powered by LOFTER